沙县小吃——全中国第一神秘组织

/ 27评 / 0

先慢慢看完文章结尾再做评论,这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好文章啊!

          今天早上我去公司门口的”沙县小吃“吃早点时发现店面竟然关门了。

  我觉得很奇怪,于是上网搜索一下原因,结果发现了令人震惊的消息。

 

中央布下一盘很大的棋!

“战争结束了。”沙县小吃的老板叼着一根烟,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眼神飘忽。一口烟从他口中爬出来。

我感到不快。

当时我要了一笼包子,一个大份馄饨,吃的很开心,准备再要一只鸡腿,其实我更想吃大排套餐里的大排,但是不知道那个是否能单卖,我正在心中酝酿措辞。这个中年人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一个单独吃饭吃的面带笑容的顾客面前,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而且抽着烟。

“什么战争?另外,大排套餐里的大排单卖么?”我耐着性子问。

他起身去厨房,端来一口锅,满满全是卤味。蛋,豆干,鸡腿,大排。

“你这是……?”我问。

“随便吃,不要钱,如果你要白饭的话我去添。”他递给我一只大勺,“听我说说话,我心里有话,一切都结束了,我得说一说。”

这很合算。我点头。

“你看,”他手指不远处。一家兰州拉面馆,老板和几个伙计坐在门口的一张桌子上,各自手里捏着一把扑克牌。“他们在干吗?”

“打牌,”我在锅里寻找一颗卤得较久比较入味的卤蛋。

“不,仔细看。”他面带一种讥诮。

我停下筷子,仔细观察。他们手捏一把扑克牌,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动一动,表情麻木,彼此之间沉默不语。

“彷徨。”他轻敲桌子,“我理解这种感受。”

我不理会他,夹开一颗卤蛋,汁水四溢。

“你知道么?本·拉登死了。”他好像在告诉我一个秘密一样。

“嗯嗯……。”我口含一颗卤蛋,含糊答应,蛋黄噎住了我的嘴。

“所以,战争结束了。It‘s over。他们输了,我们赢了,”他表情悲戚。“但有一点一样,从明天起,我们同样是是失牧的羔羊了。”

我重新端详这个老板,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种潮汕地区人民特有的质朴之气。

“老板你是不是最近生意做得不顺?”我问。你脑子坏了吗?你馄饨包傻了吗?你卤汤中毒了吗?

“你见过工商来这里收钱么?”他问。

“似乎是没有。”

“你见过混混来搅事么?”他问。

“好像是也没有。”

他俯起身子贴近我,在我耳边很深沉的说。“因为我是安全部的。”

我再次端详这个老板,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种铁血论坛的伟大使命感。

“哈?”我说。你老母的。

“我不是开小吃店的。我是一名情报人员。”他翘起二郎腿,坚毅,目视远方。

“哈?”我说。****的。

“沙县小吃不是为了挣钱才开遍全国的,是为了应对伊斯兰极端势力通过他们渗入中国内陆城市,才特设的特别行动机构,隶属于安全部第九局。”他说。

“他们?”我骇到了。

他手一扬。

“兰州拉面?”我扭头看。

“不只。”他左右张望。“还有吴忠小吃,新疆大盘鸡……”

“不是吧。”我回头看兰州拉面,经常在那里吃饭。

“比你想象的更黑暗。”

“叼啦!哪里有这么多钱搞这么多人。”

“中东很多富豪的。”他说。

“不是,我说这么多家沙县小吃……”

“交过税么?”他问。

“你这不是屁话么?”

“房价高么?”他问。

“抽你了啊。”

“那么多税,年年创新高,那么多地,每天新地王。”他停顿一下,给我思考的时间。“钱到哪里去了?”

“咦,难道不是被吃喝贪掉了么?”

“放屁!”他跳起来,根根青筋凸起,好像要拿大耳光抽我。“我们的官员为此背负多少骂名!”

“你的意思是说,”我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是的。”他环指整家店面。“情报机构。国家的盾牌。”

“你听说过五千亿维稳经费么?”他问。

“听说过。”

“实际投入的钱十倍都不止!”他慷慨激昂。“中国根本就没有贪官!”

“没有贪官?”

“一个都没有!”

“那么?”

“都是幌子!迷惑国际敌对势力!”他说,“你看到那些肠肥脑满的官员……”

“是幌子?”

“忍辱负重。他们为国家付出很多。”表情深沉。

“你设想一下。”他循循善诱。“如果我们一分钱都没有大吃大喝,一分钱都没有被贪污,官员只是装出无能和贪婪的样子,让国际上以为我们的财力都被内耗了……”

“我的天!”我震惊了。被这宏大的真相所震撼,屋里一片寂静,两个人相视无语。

“中央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他周身放出强国社区的盛大光芒来,好刺眼!

“我们已经近乎全能了。”他骄傲的说。

“不是吧……”

“哼,本·拉登死了,你知道么?”

“你刚才问过了,我知道……”我忽然停住,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位置是我们提供的。”他故作轻快的说。

“我的天!”再一次震惊,“这么说是沙县小吃除掉了·本拉登!”

“不,”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准确的说,这个情报是由绝味鸭脖截获到的,总参二部的,但我们是同一个旗帜下的战友。如果你买鸭脖的时候用内部暗号‘一曲忠诚的赞歌’,还能有八折……”

“甘撒热血谱春秋。”他站起来,激动的用唱腔诵道。

然后他面露颓唐之色,重重的坐下来。

“怎么了?”我问。

“一切都结束了。”他沉痛的说。“本·拉登死了,基地组织全面撤出中国,沙县小吃即将撤编了。”

“我并不憎恨本·拉登,他也是一个有理想,为了信仰奉献一生的人。”他喃喃的说。“但是这是上头的意思,我们和美国做了一笔肮脏的交易。”

“我将要离去,这个工作了许多年的岗位。”他猛抽烟。“我见过许多你们难以置信的景象。天麻猪脑汤的雾气中,浮动着所有悲喜与沉默,一只猪的前世今生。咀嚼乳鸽时,世界会颠倒下来,你飞速的坠向天空。一头扎进蒸熟的灿米,你看见白色的广袤世界中闪动着美丽的南方。”

“而这一切都将归于湮灭,就像在肉馅中消融的一片葱花。”

“离开的时刻到了。”他捂着脸,我从他的指缝中看到一片黑暗的泪水。

当他再度站起来,那个坚毅的情报人员消失了,他重新变成了一个沙县小吃的老板,微黑,沿海五官,漫不经心的收拾着碗碟。

“你走吧,不要告诉任何人。”他说。

若干天之后,我又经过那条街,没有了沙县小吃也没有了兰州拉面,小贩们窃窃私语,其中有多少暗流正在涌动?我不知道,但失去了沙县和兰州的这条街,正变得陌生而失去灵魂。

但我意外的市中心的大娘水饺又看到了他。的确是他,穿着服务员的制服招徕客人。我万分激动,上前招呼他,“找了新工作了?”他目光游移,并不理我,向一个方向稍一颔首。我向他指的方向看去,一家肯德基的门店经理正冷冷的隔着玻璃注视着这边。

“战争尚未结束。”他擦过我身边低声说。

“一曲忠诚的赞歌。”我低声回应。

“想不他们还是自我暴露了”老板叹了口气,坐在收银台前,背靠着墙,抽着闷烟,头靠在墙上,呆呆的望着天空,两眼无光……

“她们?很正常,现在天热,肯定满街都是露背露脐装的美女啦”我满头大汗的吃着午餐,一遍喝着汤,一边看着小店门口来来往往的夏日美女。

“网络,都是网络惹的祸,一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老板又少许无奈的拍了一下大腿。

“扯,那都是那些女的自愿暴露的,视频啊,网聊啊,裸聊啊,还不断的发网址到我QQ……”我漫不经心的敷衍着老板的话语。因为常来吃午餐,跟老板还算有点熟,聊的东西也就不正不经了。

“今天的牛肉和叉烧任你吃,不久我就要被调走了。”老板看着我,缓慢地道。我看着老板的眼睛,空洞,无神,高深莫测,看不出任何东西。

“调走?我靠,你不是老板嘛,还职业开店人不成?”我戏谑了一句。嗯,调走?不对路,凭我多年阅览《福尔摩斯》《大侦探波罗》《狄公案》等古今中外东西方侦探小说的经验,我敏锐的感觉到,

老板有话说。

“是的,调走,你听说过沙县小吃吗?”老板的眼神开始柔顺了,仿佛要给我讲述一个古老的故事。

“听过,一曲忠诚的赞歌——沙县小吃名扬天下!但是最近有些事情被天涯解密了,据说是那样,但是我还是不相信,简直有点扯。”

“真的,是真的,这是我们第二条战线上的国家机密,只不过维基解密一出,天涯就效仿了,他们也就自我曝光了,可惜,可惜。”

“我们?第二条战线?曝光?”“我靠,你在瞎扯什么啊,老板你中暑啦?”

“我看你骨骼精奇,头顶灵光,还是个读书人,大学生,想必以后也是国家第一条战线的栋梁之才,再加上看在你是我们老乡的份上,而且手无缚鸡之力,跟你说说也无妨。”

“我靠,你真有病啊?”我白了他一眼。

“是的,其实,我一家三代连祖上一直都是国家公务员,隶属统战部,独立级特工组。”老板掐灭烟头,往地上一摔,诡异的对我说。

“第二条战线是特工组织的代称,沙县小吃一直是国家安全部的排头兵,隶属九局。建国以来,多少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们都冲锋在前,化解了FBI、 CIA、摩萨德、克格勃、中情六处等特工组织的一场场入侵和演变危机。虽然我们是不同部门,但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一直是我们第二条战线组织的榜样!”老板 突然昂起了头,一只手握起了拳头,眼睛里闪耀着对前辈致敬的耀眼光芒,那种光芒,我只在热血论坛见过;那种光芒,我只在强国社区看过;那种光芒,我也只在 天涯的粪青中见过。

我开始端详这眼前这位老板,五官端正,牙齿洁白,皮肤不黑,显然是来自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

“没办法,沙县小吃一在网上暴露,我们这些独立级特工就要浮出水面,力挽历史的狂澜了。”

“甘撒热血谱春秋~~。”我站起来,低声的用唱腔唱道。

“这是他们的暗号,我们的暗号是——唱支山歌给党听!哎~诶!什么水面打跟头咧!嘿罗了罗!”他突然站起身,大声唱到。我突然被吓了一跳,手中的筷子不由得跌倒地下,这时,只见天空一声炸雷,紧接着一阵闪电,我急忙弯下腰去捡地上掉落的筷子。

“这该死的鬼天气!”我大声掩饰道。

“大学生?哼!”他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哼到。

“知道你吃的是什么吗?”

“米粉啊”

“你再仔细看看?”

我脸凑到碗边,仔细盯着碗底仅剩的若干断断碎碎、长短不一的米粉渣,眼睛瞪得牛大,还是看不出什么蛛丝马迹。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老板低声在哼着蔡大姐的歌,仿佛在提示着我什么。

刹那间,我脑海里浮现出《无间道》华、伟二人在音响店初次相识的场景,莫非?那一刻,我呆了,仿佛瞬间有道闪电点燃了我头顶的那道灵光,我坐着凳子的身子身不由己地跳了起来,惊呼道:“摩

斯密码!!!”

“对,莫斯密码,这些吃到最后剩余的长短不一剩余粉条,就是我们独立级高级特工联络的特殊暗号。”老板两眼放光,脸上充满了得意的微笑。

那一刻,我被震惊了!我被这宏大的真相所震撼!店里一片寂静,两个男人相视无语。

“你…你们…秘..密..存.存在了很多年了?”我一时竟然语无伦次。

“我说过,我们一直是个秘密的组织,而且很古老。”

“莫非是内战时就有了?”

“那是不假,但是还要古老。听说过宗仁做代总统时还要派专机回老家拉米粉不?”

“用来做联络自己人的摩斯密码?”

“何止,宗仁简直把老家米粉玩得出神入化,跟元璋八月十五吃月饼,杀鞑子,有异曲同工之妙,桂系玩得蒋光头团团转!”

“知道这是什么吗?”老板随手往厨房窗口处放米粉的地方抽了一根硬的生米粉,接着双手各拿着一端,横着放在嘴唇上,快速象老鼠一样在那根粉上啃出了一排深浅不一,断断续续,视乎又有排列规律的牙印。

“莫斯密码?”我一脸的憧憬与崇拜。

“是的。”他把拿生粉条的手一举,在外面一屡阳光的照耀下,粉条闪闪发光,散发着正义的耀眼光芒!那一刻,他周身也散发出一种强国社区的盛大光芒,内心也升起了一种铁血论坛的庄严使命感!

《无间道》《风声》《潜伏》《永不消逝的电波》《青盲》,老鬼,老枪,则成,探针,一个个龙潭虎穴的英雄面孔不断闪现在我面前。

“本拉登怎么死的知道了吧?”

“哦,网上说是沙县小吃,安全部九局的英雄提供的情报。”

“扯,提供拉登藏身处的人是他熟悉的人,这个人被发现时已经被拉登的手下灭口了,当时就知道他是想跑出去附近沙县小吃通风报信,所以就灭了他。”

“不可能,一个死人?那情报是怎么传出来的呢?”

“唉,九局的人说,发现他的遗体时,掰开他死死抓紧的手,发现是一段啃满牙印的生硬干米粉,我们的人帮提取了上面的摩斯密码……”老板双手捂脸,惋惜的说。

“莫非他真正的身份是?”

“三重间谍。以前曾是我们的人,打入基地组织,后来被俘次数多了,我们也都不知道究竟是谁的人了。”

“这么说你们是随共和国而生?宗仁去美国后来怎么知道自己回来我们能接受呢?”

“我们的组织还要古老,我再慢慢跟你说。那件事完全是因为周先生派那边的人请宗仁吃了碗家乡的米粉,信息已经全在汤水里面,你知道你吃的米粉由几部分组成吗?”

“米粉、汤、菜、卤水。”

“嗯,不愧是桂系老乡,那卤水你知道是什么吗?”

“一般人都说是酱油+味精+胡椒粉,我觉得没这么简单。”

“错,桂林米粉的卤水是用了草果、茴香、花椒、陈皮、槟榔、桂皮、丁香、桂枝、胡椒、香叶、甘草、沙姜、八角等10~20多种香料和草药熬制而成。而且这些草药全是可治腕腹疼痛、消化不良、上

吐下泻等小毛病的。你吃这么久肚痛过吗?消化不良过吗?上吐下泻过吗?早上起来一柱擎天不?”

“哦,小弟受教,受教。宗仁没这些毛病就知道能回国了?”

“哼,亏你还大学生。当时在这十几味卤水香料里面,周先生专门安排那边的人多加了一味从没有人用过的药材,你猜是什么?是‘当归’……宗仁吃出来了,所以接着后来才有周先生在机场亲自接机的事。”

“哦~~”我恍然大悟,“高,实在是高!想不到小小一碗米粉,里面竟然有若大乾坤。”

“桂林米粉,能吃,能用,能传递情报,能强身健体!”

“哦,上次隔壁那条街城管打小贩是怎么回事?”

“那不是小贩,是毒贩。接到线报在那吃过的人老是喜欢回头去那里吃,象上了瘾一样,果然我们的人在汤粉里面十几位卤水香料里面吃出了罂粟壳的味道,好汉难敌毒贩,随即叫来了城管,接着一个庞大的制毒贩毒团伙被打掉了。”老板脸上洋溢着成功的微笑。

“我的天,那你们存在应该有好几十年了吧?”

“NO”

“几百年?”我愕然道。

“TOO Simple,We 是一个中华大地上最古老的神秘组织。如果不是排头兵沙县小吃在网上暴露了自己,我们还会一直潜伏下去,默默的守护这片中华大地……沙县小吃、兰州拉面,云南米线、永和豆浆这些小CASE而已,你知道桂林米粉怎么来的吗?”

“不知道,好像很久以前就有了。莫非你们是穿越人士?”

“唉,说来话长……”此刻,外面已下起了雷阵雨,点点的打落在地上,老板陷入了沉思和回忆,仿佛就在回忆他的前世风云岁月。

“当年,秦王嬴政派屠睢率50万大军征战南越,紧接着又派史禄率民工开凿灵渠,沟通湘江、漓江,解决运输问题。南越少数民族勇猛强悍,不服秦王。秦军三 年不解甲,武器不离手,可见战斗之檄烈。由于南越地处山区,交通不便,秦军水土不服,加上粮食供应困难,大量士兵经常挨饿、生病。军中伙夫根据西北面制作 原理,先把大米泡胀,磨成米浆,滤干水后,揉成粉团。然后把粉团蒸得半生熟,再拿到臼里杵舂一阵,最后再用人力榨出粉条来,直接落到开水锅里煮熟食之。另 外秦军郎中经常采用当地中草药,煎制成防疫防瘴气药汤,让将士服用,解决水土不服的问题。为了保健,也是由于战争紧张,士兵们经常是米粉、药汤合在一起三 口两口就扒完了……”

“我的天,这么说你们存在两千多年了?”

“是的,桂林米粉起源于米粉+药汤,秉承这一思维,后来也成为了我们控制目标人物的必备食品,简单的说,你吃了我的米粉,我可以让你笑就笑,让你哭就哭,让你硬就硬,让你软就软,让你哭笑不得就哭笑不得,让你软硬不吃就软硬不吃。”

“哦,能壮阳不?”

“当然,在熬制卤水的过程中多加一味药材就行。当年,克林顿在白宫工作忙私下就爱点桂林米粉吃,简单快捷,秦军军事风格,后来到桂林访问还要来几碗。知道不,当时莱温斯基端给他吃的那碗米粉她煮的时候正是加这味料加多了,所以两人情不自禁,就有了后来的事。”

“小莱是我们在白宫的内线?”

“可能吧,跟你说过,我们是最古老的独立级特工组织,沙县小吃不自我在网上暴露我们不会浮出来,我们彼此之间谁也不知道谁是谁,只有暗号才能识别对方,当时中央在炒一盘很大的粉,我们看中的是小布什,这人脑子比较瓜,让他做老大好忽悠。”

“哦,难怪古今中外的大事都有你们的身影?”

“是的,我们时刻准备着!”老板又站了起来,右手握拳激动的说,“桂林米粉,粉不离汤,汤不离粉,熬汤水可千变万化,在战争中起着杀敌于无形的重要作用。”

“偷袭珍珠港事件,‘东风,雨’代码听说过吗?知道当时的信息是怎么传递出来的吗?”

“知道,接头吃碗桂林米粉,莫尔斯密码。”我轻快的答道。

“哟,会抢答啦?悟性不错,骨骼精奇,头顶灵光,我没看错……”老板微微笑道,此刻,雨已停,阳光初露。

“老板,准备调到哪去?”我依依不舍的问道。

“沙县小吃自我暴露了,东南亚片区现在归我们管,南沙、钓鱼岛那边还有任务等着我,后会有期……”

“下次见面时还能认出是你吗?”

“不要紧,有暗号——唱支山歌给党听!对上了,牛肉叉烧免费添加!”

“哎~诶!什么水面打跟头咧!嘿罗了罗!”我紧接着大声唱出,终于算是对上了。“牛肉叉烧真的免费?”

“嗯,米粉也免费!”老板握住我的手我们抖了两抖。

“后会有期,保重!”我道别后,钱也不给,头也不回,迈开大步走出了店门,雨后阳光照在我身上,我感到此时此刻,一股丹田之气油然而生,全身发出了强国 社区和天涯明月的光芒,我为中华大地最古老的秘密守护组织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为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统战过的一切人、事、物而肃然起敬!

身后,“桂林米粉”四个大字,光芒万丈!

战争尚未结束……

沙县知道在哪里吗?众多网友肯定会摇摇头表示不清楚,如果提示一下“沙县小吃”呢?估计一票网友都会举双手示意,满大街都能看见他们的招牌。

前段时间,有网友把沙县小吃恶搞成“中国最神秘组织”,“沙县小吃不是为了挣钱才开遍全国的,是特设的特别行动机构,隶属于安全部第九局”。在天涯杂谈 里,一篇名为《极度震撼!沙县小吃不是为了挣钱才开遍全国的》的帖子异常火爆,里面把沙县小吃、兰州拉面等都恶搞成中国神秘组织,还戏谑由于绝味鸭脖提供 了本·拉登的位置,导致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沙县小吃的使命也完成了,即将撤编。新时期有新的使命,东北水饺替代了沙县小吃,肯德基等快餐店成了他们的眼 中钉。

在中国,有这么几个小吃,在各个地区都很有势力和实力,这些小吃店遍布全国各地,我们都曾走进过这些神秘组织,接触过这些神秘组织的领导者,或者你还跟某些神秘组织的老板谈过话!据说这些组织很有控制力,但又是那么不起眼,所以才被网友戏谑为中国最神秘组织!

有网友分析说,像沙县小吃和兰州拉面这样的全国连锁经营机构确实具有很强的情报搜集能力,沙县小吃在全国估计有300亿元的市场规模,由于沙县小吃分布 极广,眼线甚多,耳目灵通,故在搜集商业情报、传递信息方面颇有所长。“我今天虽然在广西,但可以随时知道杭州农贸市场的菜价是多少。”某个沙县小吃店老 板表示,他可以很轻松地了解到全国大部分城市的物价、消费能力等信息。事实上,由于信息渠道发达,一些靠做小吃发家的沙县老板甚至已经开始涉足煤矿、房地 产等行业。

如今,网友自发将恶搞进行到底,汇集中国都有哪些平时被大家忽略的“神秘组织”,入选的标准是:不管在大都会还是在小城市都随处可见,渗透能力强,搜集 情报能力过人;门面小、不张扬,易被大家忽略;有一定的连锁性,组织能力强。按照这个分类,一批遍布全国各地的小吃连锁机构入选,还有好事网友绘制了它们 的分布图。众网友在恶搞的同时,也都被发帖者那神来之笔击中,“原来我们的世界这么精彩”。更有网友直言建议众多电影编剧来看看此文,学学神马才叫有水平 的植入式广告!小强在此提醒大家,此事仅图一乐,只为展示网友丰富的想象力,别太当真,以免真的伤及文中提到的那些小吃。

■ 网友发言

绿萝:原来真相是这样啊,我说当初要加盟沙县小吃都不给机会呢。一直纳闷在北方米粉很难搞到,就算有也很少人吃,但市里几个沙县小吃都搞得很有牌面,原来水这么深……明天去打听下,把那几个小吃接过来,帮国家分担点负担。

大天二:我只知道某连锁饺子店是监视“台北豆浆”的, MD,原来开个饮食店要到国安局去领执照!

忧伤的女纸:刚刚在绝味鸭脖,面对年轻的女店员我镇定地说:“一首英雄的赞歌。”女孩一愣:“微辣还是重辣?”我要了微辣并趁她称重时又说:“一首英雄的赞歌。”女孩头也没抬:“35块6。”看来拉登真的死了……

frOm:清哥's Blog

Ps:刚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真的被震撼了,原来沙县小吃的背景是这样的,那时信以为真,就差没跑到绝味鸭脖店里大声说道“英雄的赞歌”了,后面才明白这篇文章只不过是YY而已,作者这淫才身手不去当作家或者给电视剧电影写写剧本真是可惜了!

27 responses to “沙县小吃——全中国第一神秘组织”

  1. Very Nice Website…

    I enjoyed reading your articles…

  2. Payday Loans Bc Canada…

    Payday Loan Companies Direct Lenders…

  3. paydayloans says:

    Instant Payday Loans No Brokers…

    Easy Money Payday Loan…

  4. 李木 says:

    水真深…不过沙县小吃里的东西味儿都太淡了…不知是不是经费不够,买不起盐啊

  5. 很有意思。。。。

  6. 肖丽娟 says:

    呵呵,很有趣,不过时间有限,我还没看完,呜呜,我来自维库网做完推广,我就先撤了啊,下次来的时候再继续看完赞!!!

  7. 吉安 says:

    真的是挺甜蜜的

  8. 这。。。我想说的是。。。太长了啦!!!!!!

  9. zeplyn says:

    满天牛在飞

  10. 洋纸钞 says:

    我在上学的地方见到过很多沙县小吃,但是在老家就很少见了。兰州拉面这个组织我想算是咱们中国比较庞大的了吧,起码再北方估计势力很强哦,毕竟北方人喜欢吃面食。

  11. 真是厉害,不过我也喜欢吃

  12. Blu says:

    看过一篇差不多的 是拿HTC说事 也是由一个手机修理店开始说起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