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马桑成熟时

/ 29评 / 0

这几天街上随处可见用箩筐挑着马桑果叫卖的小贩,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儿时的童年时光。
我想在农村里长大的孩子,没有谁没吃过马桑果吧。每当到马桑成熟的季节,路边的马桑果都被我们洗劫一空,不管马桑树比我门高或者矮,我们都会想方设法的弄下来吃。紫黑色的是熟透了的马桑果,吃起来甜中带酸,不过甜味居多,酸味只有那么一点点,但是这酸味也是不可或缺的,少了这酸味,马桑果吃起来我想也就没这馋人的滋味了。
记得那时的小学生涯总充满了快乐,因为我们小时也没什么玩具可玩,到这马桑果成熟的季节,放学后我们就会约几个人去放学路上的山上去寻找躲藏着的马桑树。找到之后先几个人吃的饱饱的,人后再拉钩发誓不把这处“秘密基地”所在泄露出去,说出去的是小狗,然后才在落日余晖中高高兴兴的回家(或许有人疑惑难道家里父母不来接孩子么。呵呵,对于农村来说,家长是没这么多时间的,我从六岁上学前班开始,每天往返大概要走十公里的山路也没人送的,只是跟着同村的哥哥姐姐一起上下学)。

那个时候外公家也有一株马桑树,是栽种在大门旁边的花坛里的,树干差不多有一个小碗口那么粗,我觉得是比较大的了,每当我在外面没摘到马桑或者摘到了吃得不过瘾的时候都会跑到外公家花坛里的这株马桑树上坐在树桠上摘马桑果吃。外公家的这株马桑果很大很甜的,因为当时家里也没有别的孩子,所以这树也就成了我的专属之物了。马桑树对面的花坛有一株桃树,桃树旁边还种了一些鸡褶花(我们这的方言是这么叫的,具体的学名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腾状植物,跟爬山虎一样能依附向上生长,花色位白粉色,味道清香怡神且持久,烟头大小,状若喇叭),鸡褶花沿着桃树的枝桠爬满整棵桃树,小花开满了整棵桃树枝桠,形成了伞状的树荫,树下为乘凉绝佳之地。每当我爬在马桑树上摘马桑吃的时候,外婆和外公基本都在树下乘凉,慈祥而担忧的看着我,外婆嘴里还一直念叨:“小心点,小心摔着......”这样的情景一直到我小学毕业。而那些花坛的拆除也从外公病逝之后开始了。外公病逝的消息是妈妈电话告诉我的,赶回来的时候外婆由几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老人扶着,眼睛红红的,我当时忽然觉得心里少了什么,有些飘摇不定。不过日子还是要过,外婆是个坚强的人,没过几就又重复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不过会经常对着外公的黑白照片发呆。
后面舅舅盖房子,那些花坛全部拆了,我站在空空的院子里,少了花红柳绿的院子。以前那株马桑树那儿成了鸡圈,十几只小鸡在里面叽叽喳喳,似乎在诉说着对这它们刚来到不久的世界的惊奇。以前那株桃树那栽了一个杠子,杠头栓了铁丝,链接到另外一头的一棵杆子上,用来晾衣服的,以前的种种,已不复存在。
不过转念一想,即使场景如往日那又如何,那株马桑树仍在,但它还能否如往日般托得住我这如今的身躯;即使桃树还在,外婆也坐在树下,但是夕阳斜射下来只在地上拉出一个孤伶伶的身影,眸里虽然依旧透着慈祥,却多了一分孤单和落寞......

29 responses to “又是一年马桑成熟时”

  1. 豆腐面 says:

    s7ooL也是怀旧的啊。是啊,再也找不回当年的感觉了~~

  2. 豆腐面 says:

    原来真的是这种果子啊~~
    看名字不确定,看了图片才知道,我们这里叫做酸灵果的。小时候倒没怎么吃过,就拿它的叶子养蚕了。黑色的应该最甜,熟透了。

  3. Q345B方管 says:

    很久没吃这个的啊

  4. 谎言 says:

    原来这个就是马桑果。一直以来都不知道叫啥。。

  5. 李木 says:

    小时候好多野生的枸杞,,,吃起来很不错

  6. Neeke says:

    百度了一下,这玩意貌似有毒,不过我小时候好像也吃过。

  7. 味道不错,哈哈。

  8. 朋朋 says:

    这东西不是桑葚吗?

  9. 年少轻狂 says:

    这是不是刺泡儿。。

  10. 私の日常 says:

    原来这是马桑,小时候经常吃的,现在一颗都没有。
    不过小时候的经历和你一样啊,都是到处找马桑吃。

  11. 桑树,养蚕人家的最爱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