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遥不可及的地方,有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

   举头仰望天空时,有种刺眼的感觉,证明我们不再爱着那一片纯洁。在流年中消逝的一分一秒中,有些人,记

得很清晰,有些人,在那种念念不忘的感觉中被淡化。也许,年少轻狂的彼此都有过暗恋别人的时候,可能并不

知道这便是爱情,那时候的喜欢总是靠着简单的一种倾慕而支撑。
 当时的我们,夕阳下的我们,总显得单纯和无依无靠。看似坚持、轻松的每一天,但背后总是默默地想把时间

调过随心所欲的那一刻。年少的我们张狂过,傲慢过,伤害过,感悟过,流泪过,无所谓过,当这些回忆被搁浅

在若干年后,重提的话是否会感到枯燥?时间也许能冲刷掉一切,但无法抹去。
 青春的同路人,手牵手走过,有何不可?年少的时光,仅存的感动,让两个单纯的心互相依赖地走完这条艰难

的道路,即使还有一层厚厚的浓雾,看不到彼岸。
 人生拥有黑白两种色调为世界渲染,黑的虚伪以及白的真实。真实往往是在一片虚伪的红尘中看透的感叹,时

间总是让我们学会很多,珍惜很多,也错过很多。现在我们懂得如何去感知那潜伏下的黑暗,也许我们时常会迷

惘,但只要心里还存着寻找阳光的念头,绝不会从此拥有一种迷醉的感觉。
 习惯了一个人的游走,妥协了一个人的原则。紧闭双眸,告诉自己是坚强的,却不知道如何诠释,男儿有泪不

轻弹,只是为到情深处。触不到的指纹,自欺欺人的谎言变成了自己为自己幸福的理由。
 年少的我们都喜欢盛夏的雨季,也许只有雨水和泪水一起从面部流下才知道什么是痛。皓月花下追忆往事,勿

忘少年热血,不负当年约,亦是江南旧风景,牵心引情寄断肠

   当世界上所有的邂逅都是一次美丽的错误时,我还会执迷不悟,如果我在忧伤中睡着,谁会叫醒我?付出的所

有都烟消云散,会不会微笑着对自己说幸福。不让自己受伤的方法也许就是沉默于世,同一个世界,两种悲剧。

最宝贵的莫过于安静,在一片弦音中,演绎不同的故事,这就是我们。
 熟悉的景色,模糊的身影,陌生的关心,冰冷的话语,重复散落冷暖。有些记忆深处的匆匆过客,需要用一生

的时间来铭记和遗忘,那些美丽的童话,淋漓尽致的大哭只为默默的苦笑。
 害怕交织着无奈,幸福牵引着忧伤,没有独一无二的代替,我们只会哭泣,不会后悔。
 一些暖色亦被渲染成冷色,声嘶力竭地背后是否有释怀?空气中酸酸的记忆以及那尚未衰败的夏花,不被任何

人订阅。当我们没有能力去描绘这段凄美时,会怪彼此没有补偿完的幸福吗。谁用泪,清谈这些离别,起跑,先

系好鞋带。夜场,心情零碎的终结,无声无息,带走一片伤神。 

 

12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